交鋒

2010/06/22 16:47

100304(四)

昨天,小鼻改換到阿苓家寄宿


雖然家裡少了一個人,不過對減低家裡人口密度似乎幫助不大
還好家裡會吵鬧的孩子在比例上一向偏低



下午
我看到幾個哩不哩孩子結群往窗外走去
看了看時間和謎少的打扮,八成要跟南瓜燈切磋一下吧

反正想說也沒什麼事,我也跟了上去
靠在窗台上看他們會耍些什麼花招




不動如山
一方手持漆黑木刀,以雙手握柄,雙臂伸直讓刀身自然向前,呈現自己最完全的出擊勢態
沉澱的釉光隨著刀身攀緣沒有一絲動搖,銳利的三角眼注視著眼前的對手
蓄勢待發
另一方手持長棍壓低了身形,弓形的邁步像是最大程度的嚎爪盤據,棍端直指著眼前的人
不同於平常少根筋的輕浮,斂去的笑容、毫不相讓的氣勢讓遮蔽一半的面容帶了幾分狠厲

不同於旁觀者的時間流動,沒人知道他們究竟感受到了什麼
沒有預警的鳴槍在兩人心底響起,看不出是誰先動作,亦或是同步拔籌,充滿爆發力的一個箭步,謎少已經向前攻去
先是瞄準南瓜燈的重心位置,快、狠、準的刺擊
而如同預知般的掌握到謎少的動作,南瓜燈腳步幾個轉移,避開了謎少直取下盤的凌烈
同時刻的手腕翻轉,駕輕就熟的改變握勢,刀鋒往下劃過身側,檔下謎少接續而來的橫掃

『鏗』的一聲,兩兵相接
被檔下第一擊的謎少順著往後退了兩步,立刻又將著力施於右腳之上,蹬向地面利用反彈再次往前攻擊
察覺謎少的再次突進,南瓜燈沒有改變位置,憑藉側身腰力,揮刀就是一個斜下劈砍,目標自投羅網的謎少
看出形勢無法順利取得進攻機會,謎少立刻轉攻為守檔下砍擊後退開,避免過於直接的力氣博格

當一旁的人被第一聲撞擊給喚醒時,兩人早以來往數招,速度之快絕非一般人眼力所及
鏗鏘的木擊聲是敲出緊張的節奏,吞掠了所有語言,只在一來一往之間湧現
格鬥方式完全不同的兩人憑藉各自本事,全神貫注在彼此之間,全力投入不為目的,連勝負都早就不在思路範圍之內,只是受著格鬥本能趨動,享受棋逢敵手的快感
為了家人所揮動的劍,只有在此刻才會變成是自我挑戰



在一旁觀戰的除了我,還有正危襟正坐的雷因赫特

眼睛跟的上嗎?
還可以,不過……

小哥本來就沒想太多就算了,不過我以為燈哥是對比試之類不那麼主動的人。
是沒錯呀,所以會覺得不在意勝負,只是為了活動筋骨的夥伴很難得吧。
難得…?喔………不過兩位還真的是很強。
強?兩隻掌心生物再怎樣也會比拿著電蚊拍的我強!!!?

是呀……對於強有自覺是好事喔。
自覺?
南瓜燈一向是有自覺的,有自覺才有分寸,沒自覺的傢伙有時惹的麻煩還比較大呢。
呃?
船到橋頭自然直啦,反正你們只要盡情做你們自己想做的事就可以了。
喔……



談話間,謎少再次轉守為攻,飄忽的身形不定位的快速移動,幾個帶著狠勁的連續刺擊不斷,逼向南瓜燈的死角
反射神經不遑多讓的南瓜燈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全神貫注於對方的動作,逐一擋下難以判斷突進方向的戳刺,耐心抓取揮擊機會

又是一個格擋
利用腰力偏過身,蒼灰的髮絲舞出弧線,如同身體一部份的劍刃隔開了直取自身外斜角的切入
剎那間,左手一個反向施力,由劍柄往刀尖傳播震開了對方
受到推阻,謎少習慣性的借力順勢迴旋,減低對方造成的衝擊,並利用離心力反身加強出擊力道

經驗的累積,漸漸掌握住的回應模式,凌駕於思考的直覺判斷驅動了神經和肌肉,是從方才的出力後未曾停止的接續動作
當握劍的雙手高舉的同時,對方如料想般的迴過身去

機不可失,南瓜燈縱向劈下,搭著引力的加速度劃開了空氣,犀利的彷彿連聲音都追不上,突然地,刀勢已迫在眉睫

即使在模糊的景色快速變換的途中從眼角識出對方即將採取的攻擊,就算立刻改變施力點向後閃躲,也沒有足夠的餘裕來遠離射程
而且以自己現在處於低勢的身形,起手防禦正面接下也只是無用的淪為被壓制
那麼,那萬分之一的迴避機會是……

將右腳使勁一拐,加強了旋身的力道,但不平衡的突發施力讓原本的重心偏移
朝外歪斜的恩子以分毫之差閃過了冷冽刀鋒,但即使化解了眼前的危機,謎少還是沒有任何停頓
趁著慣性還在的時候,又是一個向下踏蹬跳了起來

本以為兩人的比試應該會止於方才那擊之下,多少有些訝異謎少居然會利用放棄中心的歪移姿勢來回避
但即使被閃過一擊,南瓜燈也是間不容緩的立刻操刀橫掃過去
但,前方空無一物

瞬間,劍身無預警爆增的重量讓南瓜燈雖不情願單也只能順從理智決定鬆開了雙手,失去武器的同時查覺到了正前方那從自己手上製造出立足點的弓起身影
連想辦法奪回武器的機會都被迫放棄,只能順從本能的穩住被打亂的重心,並向後退了一大步

塵埃落定,兩人不在動作
根據兩人以在持有武器對峙時,失去可以戰鬥的武器即分出勝負的規則來看……

哎~我輸了耶~
還踩在南瓜燈離手的木刀上,呈現壓低身形的爆發性姿勢,謎少恢復了平常的態度
看著手上空無一物的謎少彎下身將木刀拾起,南瓜燈淡陌的說,「也算平手吧。」
然後垂眼看向落在地上,方才謎少為了借力使力,在高跳起後被順手扔下的長棍



不用武器習慣了,剛才手一放才想到不能放已經來不及了呀。
100304child01.jpg

最後那一招讓我有些意外。
100304child02.jpg

我才是被你嚇到了啦。
比試一結束,謎少馬上又是那副少根筋的打哈哈模樣,和南瓜燈聊了起來

比完了嗎?正好,吃哥眼心休息一下吧,我做了愛玉。
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巧合,十架很適時的晃了過來,招呼大家進屋休息
好好喔~愛玉。(口水)」可是我知道一定沒我的份Q_Q
似乎是想了一下什麼是愛玉,腦中缺乏相關資料的謎少很快的跟在十架身後進了屋,「喔~愛玉?那個好吃嗎?
多謝。」不落人後(?)的南瓜燈尾隨


看著孩子們成群的回到屋內(包括殿後收拾被謎少隨手亂丟的長棍的雷).........
我,被無視了對吧!!?




← 分組賽第二輪 | 主頁 | 分組賽第一輪 →



Comment Post


您的名字:
標題:
郵件地址:
URL:

密碼:
秘密留言:只對管理員顯示

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