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與酒

2010/04/15 22:53
100302(二)


晚上

那背對著我的小人正坐在窗檯上
矇矓的月光如傾洩的細沙,輕輕的落在那頭金黃色的髮絲上
被髮梢彈開的光點暈了開來,圈了一層透明的紗像是看不見的籠子

走進那個空間的,是另一個金髮的小人
看不清面孔,只能看到差別不大的身形,和那同樣突兀的尖角

端著溫好的小酒瓶和冒著熱氣的茶壺,在已不知停佇多久的那人身邊坐下



這麼美的月色,不來一杯嗎?不過要自己斟就是了。
將為對方準備的溫酒遞過,十架為自己倒了杯熱茶
為了這麼美的月色,豈有拒絕的道理,可惜沒有共飲的人呀。
不慌不忙的為自己添了一杯,小鼻看著手中的酒杯嘆道
凍頂烏龍,今年的新茶,請。
端握著傳來燙熱的陶杯,比起飲甘入喉,更享受溫蘊盈繞的氣氛
我可不想被月娘笑我不解風情。
嗯,今晚的月還圓著呢。
前晚還是十五嘛。」舉杯邀月,「感覺喝冷酒也不錯。
這種天氣還有些微涼吧。

兩個小人不知在耍什麼優雅的聊了一會,話題換到明天的事

明天你要換去苓姨家了吧。
嗯。
前幾天娘和苓姨還在說要用長老的方式來分呢。
長老呀……那還真是敬謝不敏。

這幾天住的還習慣吧?
嗯,雖然人不少,不過挺安靜的,感覺也不壞。
命姨價感覺確實是很熱鬧呢。
遺憾是這裡缺少了大叔的心靈綠洲呀。
嗯?」十架愣了一下,恍然,「確實,家裡都是男孩子呢。
哼哼,其實我是親爹嘛~(菸


對飲,敘談
相似又差異甚遠的兩人有種老朋友般的默契,笑了



而我,看得到的,只有那屏蔽了月光,黑糊糊的模糊輪廓


100302child01.jpg




← 蟬鳴時分 | 主頁 | 春天了嗎? →



Comment Post


您的名字:
標題:
郵件地址:
URL:

密碼:
秘密留言:只對管理員顯示

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