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終幕

2008/07/08 20:42


所以就是醬。
昨天佟霧回去後,我將日衍的情況說明給孩子們聽。
那麼現在該怎麼辦呢?」聽完了我的說明,十架說出了一點建設性都沒有的發言。
孩子,如果知道該怎麼辦我還要煩惱嗎?
科珞齊沒有回應,司萊迪則是躍躍欲試,「我來我來。
最好是你來啦,我抓住捲起袖子(?)的貓孩子,這可不是隨便笑笑就能帶過去的情況呀。
猜拳輸的上吧。」十聖來回看了大家一眼,提出了最有積極性的提案。
不過真的這麼做,我會被辰給殺掉吧。
我想我先跟辰討論看看好了。
畢竟是別人家的孩子,我擅自亂來也不太好。



經過一個晚上的討論,事實上沒有任何的結論。
對不起,這群女人聊一聊就開始去逛網拍了(毆
反正其實放著不管也不會怎樣的是嘛。(謎:不對吧
好啦,有啦,聽說結論是隨便我的兒子們怎樣都可以!?
所以是要NP嗎我說!(被毆死



所以就是醬。
下班回家之後,將我和辰的討論結果(?)說給孩子們聽,然後開始徵求勇者。
所以誰想親的就上吧。」我放棄掙扎(?)了。
然後孩子們默了,連司萊迪都默了......我還以為司萊迪會衝第一的說。
你們這是什麼反應?」(抓頭
這種事應該還是從長計議比較好。」打破沉默,十架說出了非常穩重的一句話。
贊成的喵~
日衍有喜歡的人嗎?」十聖突然問我。
咦?好像沒有吧。
難道真的要猜拳嗎?我可以略過嗎?我的第一次呀.....
這種事是不用勉強的啦。」我輕拍了一下十聖,不過方才十聖碎碎唸的最後一句我清楚的聽到了。
不是我說,孩子你手腳好慢(?
我...... 」此時此刻,科珞齊出聲了。
柯?」你想親嗎?想親嗎??????
雖然我不是很支持你和日衍(咦?),不過我還是有點HIGH!
我做好了籤筒。
囧!!我失望了(?


那就抽籤吧。
有我的份嗎?
當然,人人有獎........咦?」剛剛講話的人是誰????
朝聲源望去,是不知何時已經清醒的日衍!!
結果是放著不管就自己好了嗎??虧我那麼緊張,結果什麼都還來不及做(?)就已經沒事了嘛。
不過太陽不是已經下山了嗎????現在清醒的這個人真的是日衍嗎?
變色之後從黑髮變成漂亮金髮的日衍望著我微笑,原本的娃娃臉看起來似乎成熟不少,頭髮也很明顯的變長許多,過長的瀏海幾乎遮去了大半個臉龐,本來明亮的大眸也被掩蓋住,連講話語氣也跟以往不同了,要不是聲音一樣,我真的認不太出來眼前的金髮少年是之前那個日衍。
這樣也變太多了吧!!
是有外星人來調過包了嗎?
日...日衍你沒事吧......
嗯?怎麼了?」或許是剛睡醒,日衍好像還沒查覺到自己的改變。
你昏睡了四天...還有你變色了。
咦!」似乎是被我提起才查覺到自己的不對勁,抓著自己的金髮,日衍一臉非常震驚的樣子,「怎麼會這樣......
顯得有些慌張的日衍急忙的想衝到鏡子前面仔細的看看自己的改變,似乎是一個腳步不穩踉跄了一下。
小心。」科珞齊快速的出手接住了日衍。
我沒事。」借助科珞齊站穩腳步之後,日衍抽回了手。
對不起,這微妙的氣氛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有一種三流鄉土劇的感覺?
而且為什麼我是狀況外的那個,你們什麼都不跟娘說,身為娘親的我好難過呀。
(謎:這才是你的重點吧
我要回家。」回頭看了我一眼,日衍垂下頭提出了回家的要求。
喔,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的確是該回家一趟,至少也要讓辰看看他兒子現在的樣子。
嗯,不過現在天已經黑了,而且你看起來也不是很好,先好好的休息,明天早上再回去吧。
好的。



所以,辰你兒子要回家啦,我會包台車送他回去的。





有跟沒有差不多的處方簽

2008/07/07 23:16


KEROKEROTAMATAMAGIROGIROKURUKURUDORODO!!
早上10點,門鈴準時響起。


效率這麼好?我抓了抓頭去開門,是穿著醫生袍的MERO醫生。
不過都穿成這樣了,要看不出來是醫生也很困難。
我是Dr.佟霧,接到貴府的預約特此前來。
清冷的聲音和電話裡的一模一樣,明明是年輕的的臉龐卻散發出一種成熟的氣質,一種難以言喻的魅力,薄紫到淺藍的髮色在不同角度光線下有著不同的反射,不對稱的半短髮在髮尾處略有削薄,淺灰的眼珠裡透著智理的光茫。
看起來可信度(?)很高的一位醫生。
當然白袍也是有加分的啦XD
嗯嗯,是我預約的。
那麼,請問病人現在在?
這邊這邊。


經過一個晚上,日衍還是一樣昏睡著。
這樣算起來已經睡了兩天半了吧,我自己都還沒睡的這麼爽過咧。
為了不打擾到醫生看診,我讓十架把其他孩子們都帶了出去。
看起來很專業的佟霧醫生進行著我看不懂不過感覺起來很專業的診視。
我看他對著日衍拍拍、敲敲、打打(?),默了半晌一句話也沒說。
什麼都不講很讓人緊張耶!
佟霧醫生,日衍還好吧?
基本上沒什麼大礙,各部位也沒有任何異常,昏睡原因確實是因為面臨成長期身體機能自我調整的關係。
那他何時才會醒來?
沒有異變是好事啦,可是不醒來還是問題很大呀呀!!
別人家的孩子在我家變色就已經讓我很驚恐了,現在又昏迷不醒....我是不是該去拜一拜呀?
請問病患和你家的孩子相處的如何?」沒有回答我的疑問,佟霧換了一個話題。
唔,很不錯呀。」應該很不錯吧,雖然他們相處的樣子我幾乎都沒看到。
你家的孩子之中有病患的......伴侶嗎?
伴侶?那是什麼?能吃嗎?.......對不起,這樣很冷。
我想應該沒有吧。
不是我說,我家的孩子都快進入無我的大空境界了呢,尤其是長子,真是佛心來著。
真是太佛心了我說。
然後醫生又沉默了一會才緩緩的說,「病患因為天生體質特殊所以調適期的後遺症比一般人明顯許多,雖然不需要太擔心,不過如果能給他一點生物性的刺激可以讓他更快的得以清醒。
生物性刺激?譬如說?
以生物性接觸來說,最有效果的方式是親吻。
親吻?KISS嗎???
看著日衍我愣了愣,對昏迷不醒的孩子下手是犯罪吧!
重點是,誰來親呀???不會是我家的孩子吧!!?
辰家最近好像有了一個新的孩子,送回去給他親好了(毆


那麼診療費請在三日內匯到我的戶頭。
開完處分簽的佟霧手腳俐落的拿出請款單和匯款帳戶。
喔喔。
其實我很想說,醫生,要不你來親吧,這也算治療病患對吧。
有需要隨時可以連絡我。
為什麼我覺得這句話聽起來很像男公關的台詞,不過到府服務真的好貴,囧。
謝謝啦~



送別了佟霧.....接下來的問題才大條吧!!




驚恐48小時

2008/07/06 23:02

7/4(五)


晚上10點


因為打工(?)的關係,今天比平常還晚回家。


我肥來啦~
飄進房裡,二話不說我當然是直奔我可愛的床!
喵哈哈~我倒~」看到我回來,司萊迪也跑過來在我身上跳來跳去
兒子你踩你娘踩的很高興喔=_=


娘。」低沉且短促的叫喚引起我的注意。
抬頭,科珞齊正面無表情的看著我,「科你叫我?
嗯。
怎麼啦?
然後是沉默。
這孩子不是那種沒事會亂叫我的那型呀,如果不想說應該也不會找我吧,這孩子最近真怪怪的。
想說什麼就說沒關係呀。
日衍......
嗯?」是你把他怎麼了還是他把你怎麼了嗎????
睡著了。
囧,這孩子到底怎麼了呀!!!?




7/5(六)


早上9點半,鬧鐘響


為了可以悠閒的準備中午出門,特地把鬧鐘訂早一點,雖然身體起來了,不過腦袋根本還在睡,差點連現在是白天晚上都搞不清楚。
好愛睏~Q_<
要死不活的爬起床,習慣性的往窗口看去,這個時間十架、科珞齊還有日衍都已經起床了,通常都在窗邊曬太陽、發呆、聊天之類的。
可是今天卻沒半隻。
本來以為是我沒看清楚,可是再仔細的看了看,是真的沒半隻孩子在窗戶那邊。
奇怪,今天沒下雨,看起來天氣很好呀。
娘。」還沒回頭尋找孩子的身影,科珞齊冷不防的出聲叫我。
呃!原來你在呀,早呀~」雖然你娘我感覺神經比較遲頓,也不用這樣刺激我吧!
早,」回完了招呼,科珞齊總是沒什麼表情的臉上難得的出現了一絲焦急,「日衍還沒起床。
喔。」當下其實我並沒有反應過來,第一個想到的只是想睡就繼續睡呀,反正我家又沒規定早起。
.......」雖然沒有繼續說下去,不過科珞齊一臉認真的看著我,才讓我發覺事情有那邊不對勁。
現在外頭早就大亮了,總是日出而起的日衍還沒有起床!!!不會是出什麼事吧!
日衍!」別人家的孩子在我家出事就糟了呀!!!!
我家孩子們的床鋪都是隔間隔開的,雖然不大不過也是給他們一點自己的空間,而來訪的日衍當然也是自己一間“客房”,雖然有點失禮,不過情況緊急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我立馬把日衍房門的布簾掀開。


咦!?
一瞬間我以為是我眼花了。
日衍呢??


我看到床上正睡著一個孩子,雖然服裝打扮都是我認識的那個叫做日衍的孩子,不過那個髮色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是一頭金髮呀呀呀呀呀!!!!!!!!!!!!!(慘叫ING
當下我真的嚇醒了..........
昨天還是黑髮今天變成金髮代表了什麼???
X的,別人的孩子在我家變色了啦!!
科....日..日衍他....本來就是金髮嗎?
是黑髮。
孩子,你也太快就拆你娘的台了吧。
我囧了。
日衍昨天傍晚時一直嚷著頭痛就睡著了。」在我囧到無以復加時,科珞齊平淡的補了一句。
你怎麼不早說呀!!!!雖然你講了我也不一定知道會出什麼事就是了。
可能是成長的衝擊所以讓他爬不起床吧,我等等去找醫生問問。
大受打擊的我默默爬回電腦前,怎麼辦?我要怎麼跟辰說明情況,為什麼會在我家變色呀!!!
不過這個時間日衍他娘應該還在睡,晚點再好了。(默


雖然我家的MERO孩子平常總是無病無痛,不過我還是有注意了幾個MERO醫生的連絡方式,挑了一家附帶24小時線上咨詢的,撥了服務專線過去。
經過幾分鐘的等位,專人服務接通了。
醫:我是Dr.佟霧,負責對象以MERO為主,你有什麼問題嗎?
米:喔,那個,我家有一個孩子進入思春期變色了。
醫:
米:然後他一直昏迷不醒。
醫:
米:他平常是個日出就起床的孩子,可是到現在一直沒醒來怎麼辦?
醫:首先我想請教你一些問題.....
這個醫生囉囉嗦嗦的問了一些基本問題,像是多高多重出生多久之類的....靠,我怎麼會知道(死
醫:所以說這個孩子是暫時至府上拜訪並稍做停留的是嗎?
米:嗯嗯
其實好像不是稍做停留的我說。
醫:從目前情況研判,應該是面對成長期加上環境不熟悉才會進入短暫的休眠狀態,讓他睡個一天身體機能調整完畢就自然會清醒了。
米:喔喔,也就是說應該沒是嗎?
醫:當然詳細情況必須要更精密的檢查,如果不方便將孩子帶到我們醫院來,也可以預約到府看診。
我說,這是開始推銷嗎??
米:嗯嗯,我知道了,謝謝醫生。
醫:不客氣。


應該只是生理一時調適不過來的問題,睡個一天就會好了。
問完醫生,心裡放鬆許多,趕緊解釋給一直默默坐在一旁的科珞齊聽。
科珞齊點點頭,不過長年的相處讓我知道他的表情也是放鬆了不少。
我等等要出門,這一天就麻煩你留意一下日衍囉。
嗯。




7/6(日)


晚上10點


我回來了。」將來訪的友人苓和昨天帶回家的妖精們送回家,結束了熱鬧的週末。
娘。」才剛進門沒多久,科珞齊立刻出聲喚住了我。
嗯?」雖然只有一個音,可是我還是聽的出來科珞齊很不對。
日衍還是沒醒。
咦?
白天時因為辦了小活動的關係,我一直沒有去留意到日衍的情況,經這個孩子一說,我才想到醫生說睡個一天就會好的日衍並沒有如預期般的恢復。
因為忙而疏忽了,居然連醫生說的話都忘的一乾二淨,希望日衍只是睡沉了呀。
覺得大事不妙的我趕緊打電話連絡醫生。
接通佟霧的專線之後,我將情況說明了一遍,半晌,那邊才做出回應。
醫:雖然調適的狀況依每個孩子的情況各有不同,不過我想我還是親自看診比較妥當。
米:何時?現在嗎?
醫:明天早上10點我將至府上拜訪。


結束了和醫生的對話,我努力的安慰科珞齊,「明天醫生就會來看了,我想一定沒事的。
不過科珞齊並沒有回應。


如果我有再多留意一點就好了!
如果出了什麼事,我以後要怎麼面對辰呀呀呀!!!!





看起來其實並不好睡

2008/07/03 22:38


這幾天沒日記.................................
先聲明,不是我沒寫,是輪到寫日記的科珞齊沒交出來。



科。
嗯。
你日記還沒寫好嗎?
抱歉。
然後就沒下文了。



今天下班回家看到了一個畫面。
(PIC待)
日衍在睡覺,嗯,這很正常。


不過這是局部圖,放遠來看................
(PIC待)
我默,這兩隻何時感情這麼好?
之前是我兒子去睡別人的大腿,今天換我兒子大腿被睡!!(好A的講法?



日衍,我兒子大腿好睡嗎。﹃。



白日祭

2008/06/29 22:35

因為昨晚弄那些有的沒的弄到太晚,加上身體一直有點不舒服,所以睡中午才起起床。
而且還是被孩子給叫醒的。


娘,起床了,你不是說今天有活動嗎?」十聖在床頭上叫我,司萊迪則是在我枕邊跳來跳去。
好好,我起床了....(睏
看來今天我是家裡最晚起床的。


先解決完午餐,我把昨天大家努力的成果拿出來。
噹噹,你們看!
除了科珞齊,其他孩子都很配合的一同瞪大了眼看。
對了,昨天科珞齊很晚才回來,可是因為那時我正在忙,所以也沒問他發生了什麼事,看這孩子一臉沒事的樣子,下次有空再問好了。
一人一套通通都有份喔。


這是?」「睡衣嗎?」「有花花的圖案!
是浴衣啦,浴衣,和服的一種,在夏天的祭典穿的一種日式服裝......吧?」不要問我為什麼不肯定,這個叫做慣例(?
總之,就當日衍來家裡的慶祝會吧。」其實我只是找藉口讓孩子們換換裝玩玩而已,而且重點是......
我東摸西摸一陣子,除了日衍和司萊迪之外,其他的孩子們通通多發了一個扮裝道具。
這個又是什麼?耳朵?
只穿衣服不好玩嘛,要辦就徹底一點呀,就取作獸耳祭怎麼樣?就算不是晚上也很有氣氛吧!!
對不起,其實我只是最近萌獸耳而已。
哈哈~大家都有耳朵喵。
科,我幫你我幫你~
有些意外日衍居然主動靠近科珞齊說要幫忙,我還以為他們沒什麼交集的。
我的看起來和貓耳挺像的。」「我的耳朵是圓的。
你們一個是因為我的怨念,一個是因為其實本來也有機會是長那個樣子(?
......」看著兄長們的試戴動作,摸了摸自己橫長的角,希寇特有些發愣看著自己手上的道具。
希寇你的我來,其他人也快去換衣服吧。


幫希寇特換好衣服,其他孩子也穿的差不多了。
我的款式好像比較不一樣?」拉拉自己的衣擺,十聖有些疑惑。
比較華麗呀。
我不敢說其實他的我是照女版做的。
衣孩子們的個性,十架和科珞齊走簡單風,十聖和日衍則是用上了比較華麗的布料,而司萊迪和希寇特則是挑可愛一點的,不過也沒多可愛就是了。
喵哈哈,這樣還挺方便行動的。
當然,短裝是16cm以下的專利呀XDDDD
挺好看的吧,走個台步給我看看吧。
指使孩子也是身為娘親的專利(毆
注意到希寇特正盯著兄長們直看,我想這孩子大概是沒聽懂,「走台步就是走一圈轉幾個身給讓我看看啦。
雖然解釋的挺隨便的,不過加上比手畫腳,希寇特看了我兩秒然後點了頭,「嗯^_^
一起走一起走喵~」看起來同樣搞不清楚意思的司萊迪倒是沒多想,拉了希寇特的手就開始亂走。
撒~」一時沒反應過來的希寇特先是被拖著走了幾步才配合的被牽著亂走。
我們也一起吧。ˇ。」日衍則是邀了科珞齊一起,他們到底何時感情變這麼好?
剩下的兩個也自己湊一組開走啦,其實我只是隨口提提的說。
不過看他們都很喜歡的樣子,似乎是值得了。


對了,留個紀念拍張合照吧。」拿出相機,我叫孩子們排成一排。
好吧,那個角變大的的確是挺占畫面的。
笑一個。
(PIC待)
這好像是我家的第一張合照說XD
(左起科珞齊.日衍.司萊迪.希寇特.十聖.十聖.....然後有一個大MISS!!)



然後?
然後就是孩子們在那邊笑笑鬧吧,我懶的寫了,所以今天到此為止吧。




主頁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