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陽光、沙灘、小妖精4(END)

2008/08/24 22:17
080823(六)

大概是防曬做的好,經過整日的豔陽曝曬,幾個妖精孩子都沒有出現被曬傷或曬黑的跡象。
不過在海邊玩了一天,受到挾帶著大量水氣及鹽份的海風洗禮之下,那種說不出怪異的黏膩感,讓孩子們很有默契的紛紛跑去沖涼。
即使是怕水但十分愛乾淨的攸澄也是如此。不過在大家沖涼沖到一半,開始打起不知今日第幾次水戰時,拉著行動不便的涼柚率先離開淪為戰場的沖澡間。

而同時刻的大人們,則是忙著準備晚餐。
事先訂購的烤肉組合和排好的桌椅節省了不少時間,只要分工合作的處理食材和生火燒碳,團聚一堂的歡樂烤肉成了最棒的晚餐。
當為了加速退冰跑進沖澡間取熱水的家長Ito看到鬧成一團的幾個孩子時,瞄了幾眼後有些淡默的開口,「別玩了,要開始烤了通通出來,等等不要太靠近火,想吃什麼跟我們講一聲。
好的。


需要幫忙嗎?
曜也想烤!
肉!!
雖然幾個孩子表達了想幫忙的意願,不過因為沒有特別準備妖精尺寸的工具,基於安全考量,大人們婉拒了孩子們的好意,被分配為“等食組”的孩子們也樂的輕鬆坐在一旁翻看食材點菜。
肉烤好了。」在家長Ito仔細的反覆翻面注意不要過焦,並慢慢的刷上大量烤肉醬之後,色香味俱全的豬肉片被細心的分割成數小塊端到妖精孩子面前。
唉,那就來一點吧。」夾起適合的份量,繭彧慢慢的吃著。
對於十分入味的烤肉很滿意的希寇特似乎是查覺了什麼,「彧?
沒,大叔烤的很好吃,不過最近吃太甜舌頭會怪怪的。
希寇特看了繭彧一眼,「先放到我盤裡吧。」然後起身跟自家娘親點了一塊不要過份厚塗醬料的烤肉。
哎呀,不用這麼麻煩的。
希寇特則是一臉理所當然,「吃自己想吃的就好了。
好吃的魚下巴來了,很鮮喔。」在家長Tetsu的努力之下,先將烤的太焦的部份去除,再將肥嫩的魚肉自骨頭上刮分下來,雖然有些失了原形,但不失美味的薄鹽魚下巴端上桌。
怕燙的攸澄先是有耐心的等了一會之後,小嚐了一口,「喔,這個好吃。
是嗎?那我也來嚐一點吧。」涼柚伸手取了一口,「真的很不錯,鐵姨的手藝不錯呢,怎麼?一直看著我?
沒什麼啦,只是覺得小涼吃魚……
你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啦。
唔,也是。
要多吃蔬菜,香菇和高麗菜都有喔,奶油玉米也正在烤喔。」在桌子另一端的家長Yuki拿著利用錫箔加熱悶熟的時蔬晃了過來。
曜要吃玉米。
好好,一定有你的份。
而洛帕斯咬著小花看了看擺在一旁的新鮮花草,再看了看用錫箔紙盒烤的漂亮熟嫩的蔬菜,也效彷的用錫箔紙包了點小花,加了點醬料遞給Tetsu,「烤焦,不要。

邊烤邊東南西北閒扯的大人們顯然相當歡樂,言談間笑聲不斷,直到家長Seiya一句,「咦,這個包著錫箔紙在碳旁邊烤的是什麼?
啊!烤玉米!!」家長Yuki慘叫。
本來是為了貪圖方便而直接將玉米置於烤網之下,結果因為一時大意,取出時已經焦黑了大半。
玉米…不能吃了咩……」聞“尖叫”而來的涼曜仰著無辜的小臉看著負責烤玉米的那位家長,大大的紫眸泛著溼潤。
放心放心,還有一半沒焦喔ˇ姨幫你撥下來。
好ˇ

大人的烤肉宴進行到一半,吃下盤子裡最後一塊烤雞肉,希寇特拿紙巾擦了擦手,然後看了看盤子也差不多空了的同伴,「還有需要什麼的話,我可以去拿撒。
不過跟人類比起來食量不大的妖精同伴也都出現了飽意,紛紛謝絕了希寇的好意。
明白了大家的意思,希寇特改為很自動的收拾起桌面,將一些用不到的盤子疊放至一旁。
突然一個放了些許青椒的盤子推了過來,順著推過來的小手往上一看,是用著又大又亮的紫瞳看著他的涼曜,「曜不喜歡青椒。
希寇特很自然的接過了盤子,俐落的將剩餘的殘菜倒入垃圾袋中。
和攸澄一起將垃圾包好,接過涼柚遞過來的濕紙巾,擦了擦手,希寇特抬起頭望向那黑絨般的無雲夜空,然後回頭說,「要一起去散步嗎?往裡走一點雖然暗了點,不過沒有光害,可以看到美麗的星星撒。
有何不可。」繭彧笑了笑。
曜也要去。
殺星星!
澄?」涼柚伸出手。
那就一起去吧。

遠離塵囂,走在稍有崎嶇的泥土地上,兩旁茂鬱的青草帶了點溼氣,遠方的晚風吹來是自然的沁涼,和著搖曳的沙沙作響,被綴上燦亮繁星的墨垠大帷所壟罩,剩下勾彎的弦月帶著路。
深入再深入,順著血液裡那最原始的自然號召,就像一種默契,沒有人講話,就像與大地融為一體般沒有多餘的亂耳。
沒有特意的嬉鬧,但那輕鬆舒暢的感覺讓大家臉上或多或少都染上了點微笑。
然後明明沒有人開口,卻像是心有靈犀似的幾乎同時停下腳步,相互拉了一把的爬上了延著小路一同彎延的白漆圍籬,坐在有些粗糙的木製橫欄上,欣賞著悠徜於銀河之下的悅目。
星!」眼尖的洛帕斯注意到夜幕裡的一閃而過,叫喚出聲的語氣裡帶著興奮。
是流星嗎?
那邊也有撒。
看到流星在心底默唸三次願望就有希望實現喔。
啊啦啊啦。
要許什麼好呢?
希望可以再和大家一起出來玩。
哎,許願不是不可以說出來嗎?
看人都可以。
來了!
這次不言而喻、有志一同的,大家同時安靜了下來,不管許了什麼願、不管心思各異,劃過滿天閃爍的剎那,為大家綴上這次旅行最美好的一個句點。



080824(日)
不重要的第三日

希寇特和繭彧一起坐在小階上看著室內忙亂的大人。
我要折被子,你去那邊。」「我去看看還有什麼沒收到。」「浴室還有一罐是誰的?」「還有垃圾要丟嗎?
本來在涼柚身邊的涼曜靈巧的爬了上來,「你們在看什麼?
嗯,沒什麼啦,只是……
跟家裡要出門時的情況很像。
咩?」涼曜偏頭想了想後點點頭,「物以類聚?

END


----------------------
花了一年多(掩面)終於完成了!!!
一直想嘗試這種第三視角~剛好有機會就拿來試了
所以1萬多字的遊記基本上是真實事件改編(笑
各位太太有啥不妥請盡量提出呀呀呀!

感謝各位太太願意把孩子讓我抓來寫
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夠再得到類似的創作機會XD
以上ˇ觀看感謝ˇ



2008-陽光、沙灘、小妖精3

2008/08/23 21:53
080823(六)


在大人們此起彼落的手機鬧鈴開始震天大作之前,希寇特已經睜眼起床了。
不過因為是初次到訪的陌生地方,今天他比平常多花了幾秒才理完思緒起身。
從盥洗室出來後先向早已起床並梳理完畢的涼柚道早,然後來到為了躲避刺眼的陽光而蒙著頭的繭彧旁邊輕喚,「彧,可以起床了。
唔,我起來了。」有些模糊的頓聲從棉被裡傳了出來,然後過了五秒,維持原睡姿的繭彧沒有其他任何的反應。
沒有再多說什麼的希寇特轉而來到縮成一團的涼曜旁邊,「小櫻花,可以起床了。
曜…要起床了……」夢囈般的回答完之後,涼曜翻了個身,雙眼沒有任何睜開的跡象。
雖然晨喚不見彰效,不過希寇特倒也不以為意,悠閒的走到涼柚身邊輕鬆的搭話聊個幾句。

在今日還有行程的大人們陸續起床的同時,希寇特再次走向繭彧的床鋪旁進行今日第二次晨喚,雖然得到的反應依舊只有一句模糊不清的,「再睡一下下就好了。
大概是被漸漸大聲起來的交談所騷擾,洛帕斯有些恍神的爬起來發呆,靠著冰涼的牆壁微瞇著眼,那相距不過幾釐米的眼皮彷彿下一刻就會再次相逢在一起。
而攸澄打著哈欠也爬起來了,伸過懶腰之後還是一副搞不清狀況的樣子,無神的看著在室內不知忙什麼的大人們走來走去,過了好一會才搖搖晃晃的往盥洗室走去。

來到著名的渡假勝地,一群完全不去參加應景的水上活動,反而在室內拼命塗抹的大人們在外援(?)的服務下叫了M字招牌的早餐,頓時,室內充滿了速食食品特有的香甜油炸味。
在淺眠中聞到馬鈴薯的香味,涼曜揉了揉尚未能全睜的眼眸,看到大家都已經起床之後也跟著爬了起來。
而繭彧也在第三次的叫喚之後勉強的跟著起了床。


早餐時間。
洛帕斯照慣例是就地取材的新鮮小花,不過因為大人們東點西叫了不少東西,自然配餐佐料也拿了不少,大概是想嚐點不同風味,彷效著把小花沾了蕃茄醬又沾了果醬,然後面無表情的把小花放進嘴裡嚼了半天才吞下去。
不挑食的涼柚依舊是一派優雅的進食著,接過大人們遞過來的食物,輕輕的笑著說了謝謝。
雖然早餐中並沒有出現攸澄特別不吃的食物,不過怕燙的貓舌讓他吃的比他人慢一點,不放涼到一定程度之前都不會伸手去碰,所以香濃的玉米濃湯讓他著實等了好一會。
涼曜愉悅的享用著他一直都很喜歡的薯條和各式散發著香氣的美味食物,在幾位同伴看他吃的津津有味而多遞給他時也毫不羞澀的展開大大的笑靨說謝謝。
希寇特先是看了看大人們提供的食物種類,然後選中煎的金黃冒著熱氣的鬆餅,並毫不客氣的淋上大量的楓糖漿,讓整塊鬆軟的厚餅吸入滿滿的甜漿,光用肉眼就看的出那份甜膩。
而繭彧雖然也是選擇嘗試冒著彷近蛋糕香氣的鬆餅,不過除了奶油之外只是簡單的拿取了葡萄果醬沾上一點,可說是享受自然的鬆餅原味。
解決完早餐,想到什麼的大人拿了一罐防曬乳放到妖精孩子的面前,「南台灣又海邊,紫外線是很可怕的!!!


好不容易整頓完畢,大人們浩蕩的往海潮的聲音前進,就像是一種追尋,想要去親近那自然的感動魅力。
置身於鮮藍亮眼的蒼空之下,無畏燙熱到模糊了水平的焦黑柏油,相隔不到幾米的鹹潮味不斷呼喚。
踩在吸彌了重力的軟沙上,穿越綠茂的樹叢,然後海天一色的美景以無法環抱的廣角展開。
本來因為酷陽而躲在傘下的妖精孩子們都顯的相當開心,蔚藍大海的吸引力戰勝了豔陽的燥熱,甚至連因為氣溫過高而懶洋洋的涼曜都提振起精神迫不及待想一馬當先,往海岸衝過去。
不過腳步才剛跨出去,馬上就被大人們阻止擋了下來。

接近中午,海邊說多不多、說少也是有除了自家人以外的一些遊客。
盡量走到偏遠處,在近海但不至於會被浪打到的地方,大人們挖了一個水坑,還擺上了陽傘才把孩子們放下去。
你們還是不要太靠近,被沖走可救不回來,有什麼問題就叫我們喔。」家長Ito叮嚀
好的。」笑的十分燦爛的涼曜一回完話,轉過頭立刻跳下水濺起了不小的水花,大概是身材嬌小的緣故,不深的水坑還是淹到了大腿左右。
有海灘球喔。」家長Tetsu從包包裡掏出妖精尺寸的海灘球,經過漂亮的下拋弧度後落在涼曜手上。「那你們好好玩喔ˇ
對著離去的大人揮了揮手,希寇特先是看了幾眼那顆充氣塑膠球,然後對著同伴們說,「要玩嗎?
都可以。」繭彧笑著點了點頭,脫下襯衫之後也下了水坑。
毆服摳洛死!!(of course?)」背對著大海的黑羊少年顯然活力全開,還舉起大姆指表示算他一份子。
曜,玩。」涼曜更是當仁不讓的高舉手中的海灘球。
你們玩吧。」涼柚帶著慣例的溫婉笑容走進了陽傘製造的陰影下。
至於從海灘球現身那刻視線就忍不住被吸引過去的攸澄似乎是掙扎了一會,方才差點就要被本能驅使的往球撲去,在最後一刻才回過神的在水坑邊剎住車,「我跟小涼一樣就好了。
那就來吧撒。

殺球組的四個孩子下水後各佔據水池一角,然後就像打排球一樣相互把球傳給別人,不過淹過小腿甚至到大腿的過量含鈉液體增加了移動時的阻力,一個力道沒控制好失了平橫跌入水中也是不時有偶。
然後就像有些故意的,飛濺的水花也越來越高。
坐在涼爽的黑影之下,攸澄不自覺的轉動著脖子,眼神緊追著那顆充氣海灘球。
涼柚笑了笑,「澄一點都沒變呀。
咦…」回過頭,正想開口跟涼柚聊個幾句,突然被涼柚搶白的喊了一句小心,然後本能的感到有東西朝他襲來,非常順手的抬起手一揮,『』的一聲,是什麼爆掉的聲音。
原來是玩球的那組人一個漏接讓帶有速度的圓形物體朝無防備的攸澄直奔而去,結果被攸澄無意識伸出的貓爪給抓破了。
看到自己手上的PVC破片,攸澄一臉可惜又懊惱。
看到球爆掉的殺球組愣了愣,然後涼曜和繭彧率先笑了出來。
雖然不太懂兩位友人在笑什麼,不過仔細的看了一會攸澄之後希寇特說,「還好沒打到攸澄撒。
洛帕斯想了一下,然後抱胸點頭說,「咚賣咚賣。
剛好休息一下吧。」涼柚笑著招了招手,拿出大人留下的飲料開始分發。

補充水份休息過後,喜歡水的涼曜跑去水邊坐著玩踢水,繭彧先是在陰涼處坐了會,然後加入了涼曜的行列悠閒的泡著水。
幫大家去要了毛巾回來的希寇特和洛帕斯順便帶回了被大人提點要補擦的防曬乳還有順路撿起的牙籤和瓶蓋。
要來做沙堡嗎?
嗯,做。
然後兩個人便默默的合作堆起沙堡起來。
至於涼柚和攸澄這邊似乎聊到了一些讓人緬懷的過往。
對了,姨婆好像就是在墾丁撿到小涼的蛋吧。
是呀。
小涼想過嗎?見父母?
涼笑了笑,「有苓就很足夠了。
嗯,我跟小涼一樣,雖然那傢伙老是冒冒失失又愛哭……
將兩人溫馨時光破壞殆盡的是天外飛來的一盆水。
啊啊啊啊!!!」溼了半身的攸澄發出慘叫。
不知何時開始玩起潑水的繭彧和涼曜本來只是互相輕潑,然後漸起的玩性(?)加助了水勢,最後涼曜拿起瓶蓋當工具,可是繭彧的迴避讓身後聊天中的攸澄坐著也中槍。
啊啦,真是抱歉。
曜不是故意的咩。
不過比起道歉,兩個人似乎都覺得攸澄的反應更加有趣,而另一頭的希寇特則是直直的盯著涼柚。
專心堆沙堡的洛帕斯注意到希寇特突然停手,順著對方的視線看過去,原來是涼柚的腳被潑到水化成了魚尾,「啊、涼。
被沒看過的孩子圍觀了好一會,涼柚才將尾巴擦乾,等著它慢慢變回雙腳。

在希寇特和洛帕斯兩人合作之下,頗具規模的沙堡漸漸成形。
繭彧見似乎沒自己插的上手的地方,倒也隨興的堆了幾個小丘磨出了些奇形怪狀的東西。
這是什麼?
かめ。
烏龜?
嗯。
曜也會。
涼曜認真的抓起一把沙捏成四四方方的形狀,「完成了!蛋豆腐。
唔喔。」繭彧打量了一會後點點頭。
讓涼柚幫忙擦著頭髮的攸橙,看著其他夥伴都投入了塑沙創作,覺得挺有意思的想法讓他躍躍欲試,「小涼我們也一起去玩吧。
也好。
幾個孩子就這樣各自發揮創意捏塑著,不知不覺天空已經染上一抹紅霞,變的柔和的日光帶了點微橘,層層的灑落在廣闊的海彎之上。
當孩子們滿足的收手時,由兩個孩子合力完成的仿中世紀古雕堡傲然矗立,在讓人有些意外的巧手和雕塑力下所誕生的建築相當有模有樣,一點都不像是第一次玩沙雕的生手能做的出來的作品。
當然除了沙雕堡外,周圍還散落不少其他幾個孩子隨興創作的小東西,如螃蟹、藻蝦、蛋糕、甜甜圈之類,沒有歸類性可言的創作東堆西擺散落一地,甚至不乏不知該如何稱呼的不明生物,再仔細觀察,城堡頂端不知何時還被停泊了一艘太空船。

唔,我怎麼覺得水離我們越來越近了?」不知是不是自己太敏感,攸澄略帶疑惑的說。
希寇特朝海線方向看了看,「真的。
看樣子是漲潮吧。
姨叫我們不可以離海太近喔。
要不沿著海岸去散個步吧。
走海。
算是做為最後對海的巡禮,孩子們前後的延著海岸慢步著。
欣賞被染成茜色的海面像是在包容著分秒都在變化的大空,海潮是此刻最能安撫情緒的配樂,影子被拉的很長很長在沙岸上展了開來。
當橘紅的晚霞漸漸被薄紫的夜幕前驅者取代時,大家才隨著踏入歸程的家長們回到營區。





2008-陽光、沙灘、小妖精2

2008/08/22 23:20


080822(五)


車行一個多小時之後,綿延的沙岸、奔放拍打的波濤、燦爛豔陽的閃爍反射、間綴著白花的流動藍線、呼應生命最原始的感動,乍然的展開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看到大海沒有人是不激動的。
不過妖精孩子的反應倒是截然不同。
真美麗。」水生種的涼柚對於大海有一種類似歸屬的親近感,眼神多了點溫柔,盈笑的欣賞著那一望無際的碧海藍天。
浪、打起來、嘿!」因為颱風逼進南台灣帶來的強烈風勢,今日的浪潮比平常更為激盪,看著那高低起伏的洶湧浪花,洛帕斯興奮的跟著大叫。
嘖、都是水......」跟著高興沒兩秒,對於怕水的攸澄來說,看到大海的愉悅很快的就被那天性惡水的本能給掩過。
咩~好多水!」初次面對大海,涼曜相當的開心,第一個接收到的資訊是很直覺的無邊無際的水和心曠神宜的美麗,頗愛玩水的本性立刻被激發出來。
唔喔。」同樣的感受到了大海所帶來的震撼,繭彧有些愕然,想要說些什麼卻是頭腦一片空白,人生第一次面對的瑰麗壯闊。
希寇特則是什麼都沒有說,不過筆直的視線正是那讓人嚮往的美麗,緊盯不放的眼神就像是要將一切盡收納至眼底,想要更加瞭解,卻又近的讓人覺得好遠。


既然見到大海,那就代表大家已經離目的地不遠,果不其然,繼續行駛個十來分鐘,已置身於那夏天最著名的渡假勝地。
似乎到了......」看到司機將車子停妥後把車門打開,很自然的回頭提醒著大家的涼柚被因為車門大開突然衝擊而來的熱氣給毫無防備的擊倒。
台灣最南端的熱力不容小覷,連涼柚瞬間都有些吃不消。
熱...炸彈......」一行人中膚色最為健康的黑羊少年對於這恐怖的溫度做出形容。
熱死了,早就跟那傢伙說過了。」對於溫度過高或過低都不太能適應的攸澄忍不住的抱怨了兩句。
曜動不了了。」至於那隻應當生活在寒帶的雪貂種妖精更是直接的趴在坐位上不肯移動,只無力的動了動小巧的雪貂耳。
哎呀,這真是...」繭彧略帶苦笑。
相當炎熱的溫度撒。」雖然對於溫度的變化頗為敏感,不過本身對冷熱接受度偏高的希寇特自然的接話。
你們在做什麼,要走囉。」發現孩子們沒有跟著行動,注意到的大人趕緊來叫人。
是太熱嗎?不然撐個傘吧。
群起效應的大人們撐開了傘,孩子們才各自的躲進大人們的傘下之中。


坐在大人肩上移動到紮營地路途一側,是相當夢幻如畫般的難得風景。
寶藍的像是不真實存在的清亮天空浮遊著幾朵綻出鮮明光芒的潔白悠雲,以溫柔的環弧包圍著大地,那天地相逢的交接點是自然的的碧色與青鬱,起伏山脈綿延,間疊山巒交錯,蔥蔥茂盛座落,顯露本質的紅土更是相映的交織出讓人不得不停駐的磋跎,遙遠彼端直襲至身旁的寬闊草原不免激發出一種奔馳的衝動,美麗到無法言喻。
如此的心曠神宜似乎為大家減去不少因熱所帶來的疲憊感,連涼曜都很高興的問說,「曜可以去那邊玩嗎?
現在這個時間不太好吧,而且草那麼高我會找不到你。
唔,」涼曜轉了轉靈動的大眼,然後笑著拍了拍清夜,「好吧,曜很乖,聽夜的話。


抵達住宿的蒙古包,門一開,迎面而來的是極度涼爽的冷氣在歡迎著遠道而來的一行人,感受到這份舒爽,孩子們一馬當先的衝了進去。
簡單乾淨的環境讓旅者們相當的滿意,隨即散亂的休憩了起來。
自成一格的妖精孩子們也同是如此。
涼柚有些隨性的屈膝跪坐在軟墊上,而涼曜則是跟在涼柚身邊,呈大字形的仰躺,不時會翻個身或是跟其他人搭個幾句話。
攸澄選擇了和涼柚一樣坐在墊子上,略為盤腿的將雙手撐至於胸前,心情相當不錯的和涼柚隨意聊著。
洛帕斯則是半瞇著眼,像個老人似的背抵著牆,將雙手靠拖在突出的小階上,仿照泡溫泉似的姿態全身放鬆。
而本來坐在階上的希寇特稍微的看了看大家的行動之後,選擇了仿傚洛帕斯,一起洗老人溫泉。
而繭彧則是笑容滿面的坐在小階上聽著別人的閒聊。
還有那些完全不想外出的大人們,原因不明的在室內開始玩起海灘球。


和大多數想要玩夠本的觀光客不同,一行人如此的虛度時日直到太陽下山,待那暈人的熱力稍稍減退,開始準備覓食的大人才願意離開室內向外移動。
來到墾丁不能少的自然是那根本是佔路為王的觀光夜市了,眾人沒有異議的決定分頭隨喜好去填飽肚子,而妖精孩子們也跟著自己的家長享受逛夜市的樂趣。
涼柚、洛帕斯、希寇特、繭彧分坐在步調較為緩慢的Tetsu和Ito肩上,很快的發現自己的家長已經與其他同伴失散了。
鐵姨你們落單了喔。
真的耶,啊哈哈。
沒關係啦,反正知道回去的路就好啦。
很顯然,兩位粗神經的家長對於失散一事不太在意。所以三人(外加學弟一枚)+四妖精就這樣悠悠閒閒的逛起大街來。
採取邊走邊吃、隨便亂吃策略的三位大人雖然步調慢,但勇於嘗試的挑戰心態倒是不落人後,一路上只要是名稱取的稍微特別一點,幾乎沒有遺漏的來了一份。
對海鮮並不特別忌諱的涼柚也跟著試了幾口Tetsu特點的炸飛魚,「嗯,風味挺特別的。
可以歸類為素食主義的洛帕斯對於大部份的食物都沒什麼興趣,怡然自得的享受充滿海風味的新鮮小花。「海,不錯。
這個不錯撒。」生冷不忌的希寇特似乎對於部份重口味的食物感到滿意。
唔,有點太辣了。」反倒是繭彧不知怎麼的對於放了大量辛辣香料的食物有些煩膩。
除了主食類,飲料和甜點當然也是少不了的,已經毫無顧忌的兩位家長甚至愉悅的買了調酒來喝。
名字取的很美顏色也漸層的很美的酒品讓妖精孩子很感興趣的欣賞了一會,不過四個孩子中的兩位尚未成年,一位帶著溫婉的笑容搖了搖頭,一位由家長們決定不想浪費食物,倒是無緣品嘗其中滋味。


最後一行人+妖帶著大包小包的零食回到營地時,完全不意外的是屬於晚歸一族。
重新會合的妖精孩子們很自然的窩聚在角落一角,邊吃零食邊聊著自己逛夜市時的所見趣聞,而家長們也是相當放任的讓孩子們去熱絡彼此感情。
等到有人注意到時,才發現不知何時妖精孩子已經睡成一攤了。
或許是旅途的疲憊和玩了一天的精疲力盡,連屬於夜行性的幾個孩子也相當融入的一塊沉睡,展現了各自頗有個性的睡姿。


終於,第一天,結束。



2008-陽光、沙灘、小妖精1

2008/08/22 14:22

080822(五)

像是無視於那言之鑿鑿的颱風警報,刺眼的太陽毫不吝嗇的散發著應有的光與熱,碧色的天空晴朗美麗,浮雲絹薄如絲般的延綿,所謂的好天氣。


垣理家的一早,通常開始於那排訂好的手機鬧鐘響起的那刻,只不過有人會很耍賴的按掉然後利用貪睡裝置賴床。
人性化的高科技服務都如此為人設想周到了,不利用也太說不過去。


雖然有一個即使只有九分鐘也要睡回去的母親,知道今天要出門的希寇特先是緩緩的睜開眼,然後發呆回神。
就像什麼開啟了一樣,思路一點一點回籠於腦中,很快的意識不再渾沌,也明白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
先是起身伸了一個懶腰,然後慣例的套回自己在睡前脫下的上衣,接著離開自己的房間然後走到最近暫居在家裡的朋友-吉野辰家的繭彧房門前。
彧,今天要出門,醒醒。
唔~醒了~~~」相當微含糊不清的回話從裡面傳了出來。
聽到回應後沒有再多說什麼,希寇特朝盥洗室走去。


簡單的梳洗一下,回到母親的房間時,適逢貪睡裝置啟動,然後那個大人很糟糕的再按掉一次繼續回到那九分鐘也好的夢境。
對於大人的行為希寇特沒有什麼想法,因為他對這類的事情其實不太在意。
重新回到繭彧的房門前,希寇特敲了一下隔版,「彧,醒了嗎?
哎~我醒了~」先是一個哈欠聲,然後是比稍早更清楚些的回話,繭彧推開門簾走了出來,一面搓揉著好像快要閉上的雙眼。
今天要出門,還有什麼要帶的撒?
不知道,等等再看吧。
嗯。


等到兩個孩子都已經準備好隨時等著大人帶他們出門了,那個很糟的家長才在忙著盥洗和做出門前的準備。
邊準備出門邊坐在電腦前即時連線的那個大人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從櫃子裡拿出了兩套衣服。
這次出門你們兩個穿這套吧。
啊啦?」帶著習慣的疑問詞,繭彧接過衣服。
去墾丁渡假當然要穿成這樣啦,快點去換上吧。
好的。』沒有異議,兩個孩子異口同聲的回答,然後聽從的去將衣服換上。


替換的衣服是款式簡單的襯衫還有休閒短褲,在深色的布料上使用對比白色印出了大大小小的花朵圖案,綻放的扶桑花錯落,充滿南洋風味的熱情奔放,同樣沒什麼特殊設計的淺色的短褲簡單俐落,整體而言是大方清爽的扮像。
唯一的差別是繭彧的襯衫是藍底,而希寇特的襯衫是紅底,稱的上順眼的組合配色。
喔喔,很好看呀。」提供衣物的那個人對於換裝的成果感到很滿意的點點頭,然後瞄了一下時間開口說,「OK,那我們出發吧。




兩個孩子跟著大人來到了搭車的集合處,首先會合到的是姬小鐵家洛帕斯御村苓家涼柚
坐在大人肩頭的希寇特和繭彧,遠遠的就看到身體有些歪曲的坐靠在倚背邊緣的洛怕斯還有一派悠閒偶爾會跟洛帕斯搭上幾句話的涼柚。
啊啦,是涼和......」尚未和洛帕斯打過照面的繭彧有些遲疑。
是洛帕斯。」已經認出對方的希寇特順口的接了下去。
喔喔。


早安,涼柚和洛帕斯。」從大人的肩上跳下去,希寇特來到兩位較年長的兄長前打招呼。
早安。」跟著希寇特的動作,繭彧也同樣道了招呼,然後帶著有禮的笑容轉向洛帕斯說,「你好,我是繭彧,請多指教。
小希和小彧早安呀。」將溫順的水藍色長髮綁成清爽的馬尾,身著別緻的短袖無領襯衫,以明亮色淺為基調的服裝搭配,涼柚溫柔的笑著回應。
而洛帕斯則是以些為露胸的無袖白色背心為主著,布料增加的背心自然的出現了皺折感,既適合夏天,又符合了洛帕斯帶點頹廢的奔放,不過最引人好奇的,恐怕是其手臂上的“我♥X丁”四個字。
小洛的手臂好像寫了什麼,為什麼是個X?」家長Ito疑問。
嘿嘿,因為筆畫太多嘛,手太小不好寫,看的懂就好啦。」家長Tetsu如是回答。
希~」不知要吸什麼的洛帕斯一臉還沒睡醒的拉了一個長音,然後對著繭彧點點頭後看向繭彧毛絨絨的狐狸耳。
哎?」看著洛帕斯起身走向自己,繭彧發出疑惑。
似乎是做為友好的象徵,洛帕斯輕咬了一下繭彧的狐狸耳後又拍了拍繭彧的頭。
雖然因為知道對方並無敵意而沒有反抗,但繭彧似乎重頭到尾沒搞懂發生了什麼事,「啊啦?
洛偶爾會這樣跟人打招呼,小彧嚇到了嗎?」對於洛帕斯知之甚詳的涼柚做出解釋。
繭彧搖搖頭,「喔,原來如此。


先會合到的四個孩子稍微聊了一會,跟著大人的移動看到了風唯雪家攸澄
那是雪姨家的攸澄。」知道繭彧還不認識攸澄的涼柚對繭彧做出了說明。
嗯。
同樣看到攸澄的希寇特相當高興,很直接的低聲說了一句,「貓咪撒~
希喜歡貓咪?」恰好聽到希寇特的低呼,繭彧開口詢問。
嗯。」明明是略帶興奮的語氣,希寇特的眼神卻變的有些銳利,微微的彎起嘴角,「好像很可愛的感覺。
哎。」對於希寇特讓人有些意外的黑氣顯現,繭彧沒有再多問,卻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點點頭。


簡單的素T和適合的背心,簡單大方的一慣路線,或許是為了配合那炎熱的目的地,攸澄些略的將頭髮束起。
似乎正對著自己的母親不知在講什麼的攸澄並沒有注意到朋友的接近,直到涼柚輕輕的打了個招呼,「澄早安呀。
唔?小涼?」看到朝自己走來的涼柚一行人,攸澄愣了一下之後笑了,「好久不見,小洛也是。
接著攸澄看到走在涼柚和洛帕斯身後對著他打招呼的希寇特和繭彧。
這是…希寇特?」對於長高不少的希寇特,攸澄似乎有些訝異,「還有?
這位是辰姨家的繭彧。
經過涼柚簡單的介紹之後,幾個孩子很快的捻熟了起來。


人數到齊,一群人開始往高雄移動,坐在交通工具上,無視於那群吵吵鬧鬧的大人,孩子們相處的很和樂。
自幼就認識的涼柚和攸澄分享著自己最近的生活點滴,洛帕斯偶爾會回應個兩句奇怪的斷句,不過長久以來的默契對於溝通似乎一點阻礙都沒有。
至於兩位較年幼的孩子則是看著大哥哥們的聊天,偶爾兩個人會說著旁人聽不到的感想。
屬於成長期中的孩子的秘密。



到了高雄之後會合到的是隨著母親回高雄過暑假的涼曜。
五個妖精孩子正隨著大人們簡單解決的吃著魯味當午餐的時候,跟著前來會合的清夜帶著涼曜出現了。
大家好ˇ」張著明亮的圓潤大眼睛,帶著可愛的微笑,涼曜顯得心情很好,非常有禮貌的跟大家打了招呼。
眾人之中身材相對嬌小的涼曜先是套了一件略寬的露肩開口T,裡面配著暗色系的細肩彈性衫,或許是採較為通風的涼爽設計,順便製造了身材寬大的錯覺。
大家的回應之中,只有希寇特不變的用了他對於於涼曜的習慣稱呼,「小櫻花來啦。
而平常總是會反駁的涼曜似乎因為心情不錯所以沒有再多加計較。「嗯,曜也肚子餓了。
還有很多喔,小曜不用客氣。
涼哥哥謝謝ˇ


嘿嘿,我有長……
吃了一點東西,本來覺得自己這段日子有不少成長的涼曜走近希寇特,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身高,結果卻發現距離似乎毫無縮短,甚至上次見面時,明明差不多高的繭彧現在居然比自己高快一個頭。
涼曜沉默的沒有接下去說。
嗯。
呀啦?
沒什麼……」大概是認命的涼曜回了一個甜甜的微笑,「曜不要吃蒟篛。
那沒什麼味道撒。
哎,都可以呀。
有些誤打誤撞的,對話接續了下去。


填飽了肚子之後,團員也完全到齊了,大家再次的驅車更南下,展開了陽光、沙灘、比基尼的墾丁之旅。



主頁